注册 登录
远景论坛 - 微软极客社区 返回首页

小露工作室 http://i.pcbeta.com/?1571274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 撑帆远航,豪情柔肠,听海风瑟瑟,看日落沧桑

日志

夺命鬼门关,哥走过一回 ——实记合肥传销逃亡始末

热度 5已有 1520 次阅读2013-3-16 01:52 |个人分类:扯淡| 合肥传销, 鬼门关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夺命鬼门关,哥走过一回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实记合肥传销逃亡始末

    “你好,可以信任你吗?请把我拉到最近的警察局……”

……

     3月,本是春意盎然时节,但发生了一件令后生难忘的人生经历。我虽依然不时的回味大学时代的自由、幸福生活,可这回毕业后的几年,着实变了味。

     2013年3月9日,一个久未联系的同学(于金平)发来一条信息,让我去中部地区发展,每月管吃住,保底3000元的工资。心想:凭我一个男人,在这不发达的中部地区,每月还能这么高的工资,敞开了花也花不掉的啊,相反能攒下不少积蓄呢,一个字——去!

     3月10日,海滨烟台反常的热,火车票没有了春运时的紧张,我很顺利的买到了一张直达安徽省会合肥的火车票,心里异常的喜悦。下午,风从西北方吹来,夹杂着沙尘,风力达到8-9级,气温也降了近20℃,我又一次辞去了工作,并在微博上笑言道:春夏和秋冬,尽在一日中!

     因为是周末,没来得及当面向“丫头”道别:难道你就真的那么不想见我么,为什么电话换了不通知我一声,我已然将你放在我心中的第一位,出差的事我甚至没向第三人谈起过,你却硬是不接我电话!没有责怪的意思,事情发展到现在写的文章时,我发现是我实实在在的错了。我哪怕每日只在网络上送你玫瑰,也比这场风雨来的实惠。

    3月11日,阴。我并未感觉到有什么民间意义上的不祥预兆。

    12:35的火车,候车大厅中冻得双腿打颤,我把玩着手机,好事摊在自己头上总有种美滋滋的感觉。于金平问我几时到达,还要来接站,因从未有过这样的际遇,暂时把它看作是一种关怀吧。带好了事先准备的旅途吃食,望着缓缓进站的火车,心底无比的愉悦。进站,安检,查票,上车,入座跟每个长途旅客并无其他的不同。列车上枯燥,跟逃出相机来沿途拍了些风景,跟邻座的几个人说笑,打扑克……

     火车坐过几次,独身一人还是头一次,觉都没敢睡,次日凌晨4:50混混沌沌的到达了合肥站。

     因为时间太早,按照事先约定,我在出站口一墙之隔的麦当劳小睡了会儿。6点左右,天放亮了,尽管是主观意义上的南方,依然感到有些冷。起身在门外站了会儿,点了颗烟。立马有“乞讨”老爷爷拄着拐走了过来,这种人向来不理会的,这次在外地也不例外。待老头离开,又来了位老婆婆一拐一拐的冲着老头去了。我回头瞄了一眼,老婆婆也不瘸了,追着老头举着拐向老头打了过去,老头脚力非凡,笑着躲开了。过了一会儿,老婆婆又回来了,看来还是不肯放过我,我说“继续追老大爷要去,他那里有”老婆婆倒也说实话“我要他手里的面包,不是跟他要钱!”(对,这话说的真动听!真感人!)老婆婆也觉得她刚刚说的话不对劲,瞪了我一眼,走开了。(这日子过得真是惬意!)

     8点,天已经大亮。我打了电话过去,她正在赶往这里的公交车上。不一会儿,不知从哪冒出来,我相机正对着她,都没抓得住清晰的照片。走吧,实在太冷了。

     她说要打的过去,我想还真是挣到钱了,“这边修路,国家政策好,你看这里到处拆的七零八落的”我说“还是坐公交吧,省两个钱,到地方我今天也什么都干不了,16个点的火车,好好睡上一觉”。坐公交还真是麻烦,走了近20分钟才找到直达站点,仔细一看全线总共就四个站点,太荒唐了。等了不一会儿,车到了,虽是起始站,原来周围这些人还都是赶这班车的,车上马上塞满了。我有个人专座,就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,真是坐不住,坐的是公交车,高速上的长途车也没开的那么快的,车子晃得厉害,天又冷,完全没有睡意了。果然是省会城市,到处是各种广场,但除了广场,看到最多的就是荒地。整条路线行进了20分钟,估计有30公里,全线总共碰到不足10个红绿灯,且都是急刹车,这样的服务,车上的人还都是笑呵呵的,算了,不同地方人素质不一样,这毕竟是内地。

     到站时,一大片豪华的高层住宅区呈现在我眼前,我问了下,“滨湖这片楼盘占地近200平方公里,每栋33层,一梯四户”这么庞大的规模竟然全部卖光了,看来这里的人还真是有钱。边走边介绍“这条徽州大道是专门为胡锦涛来访修的……华谊兄弟影院,我去看过电影每场200多块……小区后面还有个国际会展中心,这可是全亚洲最大的……你看看这小区停得轿车,闽、京、赣、鲁、苏……这小区建得多好,33层全都贴了瓷砖,而且是一次性封顶,按理说这样盖楼都算是违章建筑,怎么样,有钱吧……附近有个飞机场,去年才开通的……往南不远就是第五大淡水湖巢湖,过几天带你去玩玩……”心想:在这里发展,我来对了。

     “西侧门”进入小区,晕头转向,快走到东门了“这是按照八卦设计安排的”,难怪我辨不清南北了。身体乏累,就想好好睡一觉,“中午一起包饺子吧,跟我一起去超市买点菜”,好吧,逛了超市,买了米、面、菜,中午我打下手擀皮包了顿饺子。能在异地能吃上家乡味的饺子,真是幸福。

     吃完午饭,她给我找了个房间让我睡下了,说是,不用太在意,她的父亲,还有同屋住的李慧父亲,都在这里住过。下午四点,我睡醒了,我跟李慧聊天看电视,交谈中发现他也是烟台的,并且坐火车能路过她家乡——桃村。不一会儿天擦黑了,晚饭做得清蒸鲢鱼,吃的很好。原本想跟家里报个平安,可手机在火车上玩得没电了,没有网线,她找来了一些山东朋友,一起打够级。其中有人还带着孩子,怕孩子会搅局,刻意把孩子送了回去,又回来了。本来今天手气很背的,火车上斗地主就没怎么赢过,晚上的牌局个个都故意让着我,接连的走头科。晚上10点,坐了一天的火车,困得要死,我掏出根烟来想上阳台上抽,“就在客厅抽吧”。真奇怪,以前大学聚会时都把我们这些吞云吐雾的男士赶的远远的,现在变化真大。真是累,倒头就睡了。

     第二天8点,早饭已经做好,“洗洗用膳吧,一会儿带你见几个朋友”。我想,怎么不先说工作的事,反正管吃管住,过段时间再说吧,又不是我消费,这样招待我,总不能不给面子,初来乍到,多交际些朋友也没坏处。睡过一夜,脑子到底是清醒了些,下了楼我才仔细看了下这个八卦布局的小区,相邻的两栋楼要拐个弯才能过去,不看准楼号,根本分不清哪栋是哪栋,她说她自己也会迷路。七拐八拐总算到了,在电梯中俯瞰会展中心,“王菲还在这里开过演唱会呢……你仔细看看这会展中心像不像‘棺材’……”。

     到了门口,我注意到一个细节,大妈先趴在门旁的窗子上掀帘子看了一眼,表情很冷漠,等开门后看到介绍人——于金平,热切的跟我握手。大妈说跟于金平一样也是烟台牟平人,以前养鸡的,烟台市场不好,养鸡场又脏又累,鸡又总生病赚不着钱,听说国家在这里有政策,为了安徽省发展,中央私下在这里高投资,目的就是为了招商,刺激本地区企业发展,加入WTO后在国际上我们国家总被人欺负,为了抵抗外资,国家下大力重点在中部地区招商引资,但这事由于国际关系的考虑又不敢明着下政策,所以特别需要我们这些热血青年参与。这个项目名叫“连锁业”,因为是国家暗地里下的政策,所以执行手段上有些类似“传销”。我当时还真没往这方面想,听到“传销”两个字仔细想一下刚才说的还真实有点像。这个连锁业还有年龄限制,22——50周岁,之后又变方的打听了我的家庭收支状况,父母的职业。来这里投资吧,这个跟股票类似投一股3800,但3——5年就能赚得380万,只可惜你的父母已经超龄了。我身上带的钱不多,看到神色不对又对我说,以前政策是18——55周岁,可国家考虑到刚成年的人赚了钱就挥霍掉了,不好管理,50以上的人给了他钱以后他就回家养老了,所以把年龄收缩到22——50周岁,你这个年龄正合适。而且这个项目是前国家副总理李岚清92年时从美国引进来的,你知道美国西部大开发吗,就是靠的这种模式发展的,但后来这个模式被一些投机商人学了去,就成了“传销”,但国家在98年就取缔了“传销”,传销的模式本是个好东西,但运转上出现不法手段,就成了害人的东西了,但老百姓对“传销”早已心存反感,国家面对外资的冲击又需要它,就改了名字叫“连锁业”。而且我国法律规定,凡法律条文规定以外皆可以从事,我国并未对连锁业有限制,否则这个连锁业早就死掉了。国家主席胡锦涛,李克强都是安徽人,正是他们政策上的照顾,合肥的滨湖新区才发展的这么好。你看看这边交警都很少见,好多都是外地车辆,就是国家为了招商特别在这里放宽了政策,巢湖这周边多少个小区,这么一大片将近200平方公里的土地,就是为的开发这一带的经济,拉动内需。并且这个项目不允许安徽本地人做,为的是你想想看我们外地人带钱来这里消费,然后钱就到了安徽人手里,如果他们安徽人做的话,反复流转,安徽的钱还是安徽的,所以这就是国家对国际和国内的中部地区的双重考虑

     说了很多,终究还是把我带进沟里去了。我在一旁听大妈讲,于金平便在一旁“嗯,对……”的答应着,对我做心理诱导。

     从这里出来后又到了一个小姑娘家,奇怪的是,尽管住户不一样,屋内的陈设布局竟相差无几,也是亲切的握了手,然后倒了一杯凉白开。当我一坐下就发现玻璃茶几下放着一本《鲁东大学××画册》并且是精装本,我好奇的翻开第一页就是50周年校庆的场景。对话中了解到他也是山东人,但大学毕业后工作一直不顺利,后来某种机缘巧合,来到合肥。人心难测,简单的小姑娘却有不简单的心态,他给我画了一个阶梯状的图,来介绍“连锁业”的运营模式

     从底层依次是:

     基础业务员——组长——主任——经理——老总

依照层次不同,每月由“公司”发放工资,但升级到老总级别就要拿基础业务员的工资,很显然,老总手底下管理的人多,工资的多少已经是次要的了,并且,老总做到一定时间必须退出,国家颁发《出局证》,然后就跟这个连锁业没有任何关系了,可以带着380万随处挥霍了。并且对我讲,进入“连锁业”的机会一生中只有一次,这样就可以保证给更多的人加入连锁业,给更多的人创造就业机会,这叫做“皇帝轮流做,江山永流传”。

     后期见的第三个人又给我画了一个图表,对比传统直销与连锁业的区别

直  销

连锁业

1

以产品为向导

培养推销员

以学习为向导

培养现代化商人

2

以无限制发展下线为目的

只需三个合作伙伴

3

业绩压力大,重复投资

资格会下滑

无业绩压力,一次性投资

资格永不滑落

4

金字塔,世袭制

责任制,出局制

5

时间长,5-6年,成功率低

短、平、快,2-3年,成功率100%

     中午时间,吃饭过程中说到为什么李慧搬到这边住,无意谈论到她住的楼内小区有跳楼的,警察、救护车、记者等等都来了,有人说那人是神经病,也有说是两个人打架一个人把他推下楼的,还有说他是因为感情问题自杀的……总之,不管怎样我觉得是跟传销有关。站在阳台上点烟抽,心里躁动,居然发现有两个跟我一样遭遇的人拖着行李箱进楼的不管是自愿的,还是被骗的,我也救不了你们,算了,先管自己吧。也许是水土不服,或者春困秋乏,回到屋里睡下了。

     下午两点半,睡醒了。心想:不能再在这里呆了,否则要么被“洗脑”,要么我也得死在这里。于金平下午仍然安排了与“领导”会面,走到小区里,虽然天阴的厉害,时不时下着雨,小区内流动的人还真不少,“看看这么些人虽然都不认识,但这个小区里绝大多数都是干我们这个的,并且我们只用内部的手机联系,即使彼此没碰过面,一看手机号码就知道是自己人,都是159跟195开头的,公司配的手机每月不给71元,这71元打任何地方的电话,每分钟仅1分钱,我每个月都打不完的”

     下午见的第四个人,跟前面的几个人讲的相差无几,意在深化和加深我对这个行业的印象和进一步洗脑

第五个人,据我猜测应该属于老总级别的。于金平跟他通电话时显得有些紧张,并且似乎这个老总有点忙没有太顺利的接见,我与于金平在他楼下小区的健身器材上玩起了引体向上。半个小时后进了这个老总的家,跟前面一样,家里一样的布局格式,亲切的握手,相互介绍,一杯白开水……这个领导级的老总,为检查我的心理反应,不时的向我提出问题检查上午对“公司”的了解,我一直是敷衍性的回答着,或者做出反应迟疑的样子。也许是得到了他的认可,他又向我介绍到,小额的1股是3800可以赚到380万,后面还有11股跟21股,最高可以获利达到1140多万,小区的正门有宣讲打击传销的广播喇叭(我说我来了之后还没见过正门)为了打消我的质疑,他又说如果我们是做传销的,你看看这么大的巢湖,滨湖区这么大片6个小区好几百栋楼,都是三十多层能没人管吗,我们跟他们传销的不一样。于金平又在一旁,“恩,就是……”

     吃过晚饭,李慧又神秘的消失了。我说我水土不服,有点累了,外面还下着雨,想早点休息,“哪有这么早睡觉的,走带你去个朋友家坐坐”我想,不能推诿太过,看看时机再说吧。

     这次从小区正门出来了,显然她的防范心理已经降下来了。虽然天已经黑了,但可以看得很清楚的一个旧条幅,显然摆放了很长时间了——打击传销宣传台,可笑的是门口的铜牌上刻印着这么几个字“私家花园,非请勿入”眼皮底下的事,偌大的合肥市竟置之不理。于金平见我心态比较平和,回头笑着对我说:“平日里大喇叭天天喊,今天没动静了”。我说:“因为我今天来了,天下着雨,又降温,大喇叭着凉了,嗓子哑了吧”。

     进了一个住户家里,介绍,握手,水,交谈,又是这一套。他们一家人老家济宁的,女儿在这边结了婚,生了孩子,把老妈也接了过来,弟弟仍然是单身。我猜测到,他们这帮人思想战心理战还不够,对我又开始了情感战,关心到我的婚姻了。我装作睡意很大,接连的打哈欠,心想怎么才能逃出去,极有可能在后面还有武力战,和跳楼的死亡战

     不能再呆下去了,趁今晚天凉,下着雨,他们对我还没到软禁的地步,必须逃出去,回来之后,为了打消他对我的防范心理,我坐着看起了电视。明天刚好是“二月二”她去洗头了,李慧从外面回来“你不是要睡觉吗,又不困了?”我说:“睡得太早,也不好,坐火车坐的调整一下生物钟,反正明早起来也没事干”“那我先睡了,明早要开会呢,过几天就发工资喽!”

     开会?!发工资?!真要把我吸纳了啊。今晚无论如何也要逃出去,尽管下雨,算是上天有眼。

     定了三个闹钟,都是凌晨四点左右,今晚只能捏着手机睡了,怕出动静打在震动档上,睡前悄悄的收拾了一下,躺下了,屋里漆黑,穿着衣服睡,鞋也不拖了,今晚是初一,天上没月亮,即使是十五,毕竟阴天下雨,这么可怖的地方路灯应该不太亮……心理边想着,躺在床上仍是睡不着,眼睛瞪得老大。也实在是太累了,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了。半夜醒来一看才凌晨三点,还做着梦,但醒来也不记得做的什么梦了,也没心思想,心里怦怦直跳,生怕吵醒他们,喝了口水,平和了一下,“算了,就当是晚上起夜,睡这么死,有什么值得怀疑的,我心虚吗,你们作恶事,你们应该怕我才是”我打开房门,吱吱呀呀门发出了动静,心又跳得厉害,怎么办,吵醒他们怎么办,门口迈去,灵机一动,我把洗手间灯打开,就当是我上厕所三个小时没出来!

     出了门,大喘了口气,“不能坐电梯,电梯里有监控,谁知道你们这小区监控的是哪类人,走楼梯下去!”出了楼门,坏了,身上穿的坎肩是白色的,太亮了,有点光就能发现我,翻过来穿,速度!快!带着行李箱,不敢拖着走,拎起来冲着,东侧门摸黑跑过去,“完了,怎么锁上门了啊!回是回不去了,我又没房门钥匙,只能从正门走了,是死是活在此一拼了”迈大步向正门——冲!真的有待客的出租!兴奋,恐惧交织着,不知是何滋味!

     上车第一句话你好,可以信任你吗?请把我拉到最近的警察局原来他是合肥本地人,兔子不吃窝边草,这里传销都是外地的,我下放心了。心潮涌动,大男人也差点哭了出来,捡条命真实不容易!白天都看不见警察,茫茫黑夜哪里找警局啊,直接去火车站吧,倒车也得赶紧离开鬼门关!司机说车站派出所,夜里应该有执勤的,好,就去哪里!可围着火车站转了半天也没找见,还是先下车去买票吧,40几的车费,“给你50,救命的钱不止10块,大恩不言谢!

     火车站门口越往里走,越是有住店拉客的,我说我找警察局,那人显然愣了一番,“我是被骗来做传销半夜逃出来的,我想去报案,在警局躲会儿天亮坐火车回去”,“别怕,他们如果在这里抓你回去,你就大声喊,我们都会帮你……外面没有警察局,站里面有个警务室,你可以去那里躲会儿”向来对这些拉客的人没有过好脸色,但此时,除了感激,根本没有别的,太感谢了!

     进了警务室,“我要报案……被骗到滨湖做传销”警察很同情也很无奈“这帮人都是外地的,抓也不好抓携家带口的,又找不到证据,牟利比贩毒都大,你说要国家真有这样的政策,哪还有贩毒的……就在大厅呆着吧,大厅有监控,我一会儿查岗,你在这里呆不长”心想,好吧,管你什么监控,毕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合肥政府要真的管事的话,早就把这帮人收拾了,三百六十计,走为上,查查有没有最早的北上的车,倒车,逃!

     入了虎穴,焉有命在!没做亏心事,我倒成了“贼”,上了车,心依然不安。也算是人生经历,就在车上写文章吧!


最后一句,微博赠言,“鬼门关上走过一回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合肥,肏你!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3316日星期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上午144

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4

握手

雷人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4 人)

发表评论 评论 (5 个评论)

回复 修行者 2016-7-15 10:01
太簡單,細節很重要;
回复 Art.XiaoLu 2016-7-15 10:35
修行者: 太簡單,細節很重要;
如果是写作文的话,这卷子可以打满分了
如果还嫌字数少,我可以出本书了
回复 修行者 2016-7-15 16:02
經歷可轉化為經驗,人生是糾錯和避錯的單行道;
回复 Art.XiaoLu 2016-7-15 16:55
修行者: 經歷可轉化為經驗,人生是糾錯和避錯的單行道;
可怕的经验
回复 Kitty-Katswell 2020-11-22 13:05
他还告诉我,设备台账登记。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验证码 换一个

回顶部
Copyright (C) 2005-2021 pcbeta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Powered by Discuz!  苏ICP备17027154号
请勿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言论,会员观点不代表远景论坛官方立场。
远景在线 | 远景论坛 | 苹果论坛 | Win10论坛 | Win8论坛 | Win7论坛 | WP论坛 | Office论坛 | 电脑硬件 | 安卓软件